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权武亨

驻法 韩国艺术家

 
 
 

日志

 
 
关于我

驻法 韩国艺术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轮回让生命充满了瞬间之美 - 汪民安  

2010-10-22 18:5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武亨一直通过艺术作品来思考时间、生命和身体的问题。无论是他的绘画,还是他的行为和图片。权武亨画画的方式非常特殊,他将一层黏土铺在画布上,然后在上面涂上颜料,再将画布竖立起来,使得颜料往下溢出,像排泄物一样流到地面。每天一次,画面逐渐增加厚度和重量,直到画布完全不能承受为止――因此,这样的绘画并没有具体的终结时间――它全凭偶然性,全凭画框和画布的支撑能力,也就是说,全凭画框和画布的生命本身。

为什么要这么作画?事实上,权武亨将绘画本身也当做有生命之物,也看做是一个活生生的肉体。绘画,对他来说,不是对事物的“再现”,绘画不再同外物发生关系,相反,绘画有自己的自主性,它是一个自主的世界,这个自主的世界并非一个单纯的艺术表现世界,而是一个生命世界――也即是说,绘画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特殊的存在方式,有自己的循环和轮回方式,有自己的生和死的方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权武亨将绘画看做是另外一种生命,看做是一个身体――绘画本身同人体一样,有自己的生老病死,有自己的轮回兴衰。我们可以说,绘画不是去表达人的生死,它本身就保有一种生死哲学,保有一种循环和轮回的哲学:绘画的身体不断增加,不断地积累,不断地“长大”,同时,在这个长大的过程中,又不断地“排泄”,不断地释放,不断地回归到地面。

尽管不断地排泄和释放,但是,绘画的身体还在增加(继续给它添加颜料),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无止境的积累和释放的轮回过程,也是生命本身的自然过程――所有的生命本身都是在土地(黏土)上长大和积累之后,又重新回归到大地(地面)。这同时也是一个完整的时间过程,生命都被刻写在绘画的分分秒秒中,也可以说,这些绘画因为它的生长和垂落过程而刻写了时间的痕迹。这个来自大地同时又回归于大地的轮回过程中,生命并没有遭到贬低,而是被一再肯定,被一再地诞生。对于人的生命而言如此,对于画的生命而言如此,对于万事万物而言,依然如此。


除了绘画之外,权武亨还用另外一个作品――这个作品是他一生的计划――来表达这样的生命哲学。他决定一直保留自己的头发,让它们生长,直到能够垂落在地。然后再将它们全部剪掉,让它重新开始生长,重新垂落在地,再重新剪掉,再开始……这同他的绘画作品所采纳的操作过程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个头发计划的轮回周期要长得多。如果说,以这种轮回和循环的方式来画画,它所传达出来的生命思考还不是那么直截了当的话,那么,通过头发的方式,能让我们非常明确地感受到生命自身的轮回性和不朽性。

事实上,轮回也就意味着不朽。除了以绘画这种方式来进行这种生命表达之外,为什么要选择头发作为艺术的对象?仅仅是因为以头发来传达这种生命哲学观念较之绘画而言更加明确吗?实际上,以头发的方式来表达,这是在同一种必然性――我要说,在同一种必死性――抗争。事实上,生命的一个残酷事实就在于,它总是奔向死亡的,它必然地朝着一个它最不愿意达到的死亡目标前进。

生命,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生长和衰败的轮回:身体在经过了一段时期的生长后,就开始不断地衰落。在身体所有要素中,唯有头发可以倔强生长――它似乎不会衰亡。这是头发和身体的一个奇特悖论――即便身体在向死亡迈进,头发也还总是永葆青春。正是由此,权武亨将头发作为他的作品材料――头发的倔强生长总是对生命的肯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生命的礼赞。

生长的头发,总是在延长,总是在丰富、增殖、扩充、培育,壮大――权武亨相信,生命即便向死亡迈进,也并不完全被衰败所主宰,这种朝向死的方向,也还有生不屈不挠地盘踞于其中。不仅如此,头发,也是时间的最佳刻度,时间的每个瞬间都毫无遗漏地刻写在头发上,头发是时间的绵延之线,就此,生命的每时每刻也由头发记录下来。而且,头发本身就内在于身体和生命本身,它如此地直截了当,以至于生命的痕迹就是头发的痕迹。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能够理解,权武亨为什么在头发上殚精竭虑:生命的每个瞬间就隐藏于头发的每一个瞬间之中;生命的秘密存在就隐藏于头发的秘密存在之中;生命的存在之美,就隐藏于头发的存在之美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将这些头发的瞬间制作成图片的原因。这些图片的瞬间之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永恒之美。图片,使得生命的瞬间,获得了永恒。就此,头发的每一次展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生命的展示。权武亨不断地对自身的头发进行编织,他在各种环境中对它们进行编织,将它们编织成各种造型,将它们同自身的各种身体造型组成不同的整体,最终,将它们编织成各种美的瞬间――这有关头发的一切编织,实际上也是对生命的编织,对生命的各个瞬间的编织,对生命之美的编织――也就是说,权武亨相信,在生命迈向死的必然途径中,不仅有生在其中盘踞,还有美在其中徘徊。

事实上,最有意思的是,这种头发,即便不用刻意去编织,即便不将它放在美术馆中,不出现在图片中和影像中,不放在任何的艺术制度和语境中,它随便在大街上,在家中,在街道上,在公车上,在饭店中,只要这种头发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飘荡,对生命的特殊感知,对生命的肯定,就一定会浮现――这种头发到了哪里,那个地方就会出现一种特殊的生命之美――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要说,权武亨的头发编织,以及这种头发植根于其中的身体本身,不是人们观看的艺术对象,不是人们生活中的某种艺术品,而是促使人们的生活成为艺术品。

  评论这张
 
阅读(23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